具有青云精神的青云人

    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”半个多世纪之前,日本实行军国主义,在一九三八年七月七日猖狂制造卢沟桥事变,借口找寻一名失踪士兵,向我国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,扬言速战速决,三个月之内毁灭中华民族。日寇侵占我国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等地,四处杀人、放火、奸淫、抢掠,实行“三光”政策,我们在敌人的铁蹄的蹂躏下生存,沿海各省、市、县、乡首当其冲。很多同胞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,挨冻受饿,婴儿嗷嗷待哺,儿童失教失养,民不聊生,我们遭受惨绝人寰的民族灾难。

    在水深火热、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,邑中名彦、同盟会会员周之贞和兴中会会员廖平子先生,痛心儿童受敌伪蹂躏,主动负起历史重任。一九四一年九月竭力筹措青云文社地方财力,集邑中各届同仁,成立“顺德青云儿童教养院”董事会,周之贞兼任院长,廖平子任副院,校董成员何彤、伍蕃、冯焯勋、郑军凯、陈骥、伍颂圻等人,儿教院(简称)董事会址,设在曲江顺德韶旅同乡会内,商议筹措抢救邑中难童之事。
周之贞院长毁家纾难,深入敌占区,先后抢救沦陷区的难童八百余人,选定安全地方四会江谷佛仔塘,劈山设校,聚而教养。实行管、教、养、卫的教育方针,为地方保存元气,延长国脉,实行抗日救国教育:“每饭不忘,打倒日本!”

    数年来,我们在战火中成长,师生风雨同舟,鱼水相依。学子同窗共读,同宿、同食、同劳动,勤工俭学,刻苦攻读,携手进步,成绩斐然,生活俭朴,疾病相扶,共同求存。

    一九四四年秋,江谷发生过不平凡的事情。日寇窜犯四会江谷,儿教院的儿童安全受到威胁,周之贞院长下决心,誓死保卫学校。佛仔塘村民挺身而出,把儿童分散到各家各户,妥善安置,避过战乱,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,日本天皇被迫向全世界人民宣布无条件投降,经历八年艰苦浴血奋斗的抗日战争,中国人民胜利了,人们奔走相告:“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了!”……同年十二月儿教院从四会江谷佛仔塘,迁回顺德陈村欧氏大宗祠肯构堂,易名“私立青云中学”。
斗转星移,半个多世纪以来,原就读于顺德青云儿教院的儿童,早已白发苍苍,各自在工作单位施展抱负,同学李伟强到香港发展,几经拼搏,脱颖而出,成为香港利信达集团董事会主席,是个杰出的企业家。

    改革开放,百业俱兴,一九八四年九月顺德县人民政府批准陈村中学复名为青云中学。同时大良、港澳、广州青云校友分会先后成立。青云中学桃李芬芳,学子遍布国内外,为了加大力度,更快地发展教育事业,香港李伟强、罗培辉、何伦炯同学,慷慨解囊、鼎力支持,共捐资人民币六十万元,港币九十万元给母校用于改建课室、礼堂、教学楼、之贞楼等。

    李伟强同学一向热心支持家乡教育事业,捐资办学是他永远的终身大事,一九八五年捐资兴建母校顺德青云中学和北滘莘村中学,一九九二年在大良兴建李伟强职业中学,同时设立了“李伟强教育基金会”,实行奖教奖学制度,激励学生勤学爱学。李伟强同学每次投入巨资后,在校长的大力支持下,师生员工奋力拼搏,使学校不断改进,起了巨变,如青云中学、莘村中学已成为完全中学。高中升大学考试自一九九二年有“零”的突破后,以后升大的学生每年以倍数递增,每年有数百名高中毕业学生考上大学,树立了一块块里程碑,深受社会各界称赞,称之为现代高水平新型学校,“造福桑梓,仁爱永存”。

    李伟强同学常言:“要懂得揾钱,更要懂得花钱,把钱花在教育事业上是最有价值的。”他很早就有一个心愿未了,那就是一直想在我们第二故乡四会江谷——顺德青云中学儿教院的发祥地兴建一所“青云小学”,使青云精神血脉延续,让江谷镇人民永享青云文化的成果,二00三年十月李伟强同学,以夫人李何辉仪的名字捐资一千三百八十万元,在四会市江谷镇兴建一所六年制小学“四会市青云小学”,计划用三年的时间将学校办成四会市有较高声誉、令社会人士及家长满意的重点小学,用六年的时间,使学校成为广东省一级小学。

    二00四年九月二十六日珠江商报A2版《顺德乡贤》刊登李伟强先生捐资办学一文后,轰动了四会市,特别是江谷镇乡亲,家长们一致认为这是雪中送炭,是大快人心的大好事,也是大喜事,可歌可颂,可敬可贺。

作者:“儿教院”校友(麦溥良) 责任编辑:sdqyzx 阅读14350/评论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