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云给了我们家庭光荣

    处在白湾、石潭、阳山县三地交界处的黄马尾村,是一个僻远的小山村,那里交通不便,信息闭塞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全缺。1980年9月,黎飞鸿就降生在这样的一个贫困的小家庭里。黎飞鸿刚五岁那年,母亲因劳成疾而离开了人世,父亲面对年幼的三个孩子,艰难地承受着中年丧妻的悲痛,一念之下外出另立家计,将还不怎么懂事的黎飞鸿及其弟妹托给了家境原本不好的弟弟抚养。

    俗话说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”这话不假,黎飞鸿虽然年幼,可已经知道了在“家”里带好弟妹,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让叔叔少操一份心。在叔婶含辛茹苦的照顾下,飞鸿转眼就到了升中考试的年龄。在这样比较特殊的家庭里,黎飞鸿能够幸运地读完初中,这在同年的孩子中已是少见的了。可是,天道无情人有情,1997年9月,品学兼优的黎飞鸿竟被顺德市青云中学录取为高一的新生。

    在青云中学的三年里,黎飞鸿得到了学校领导、师生的悉心关怀和帮助。刚到那里,身体比较虚弱,又挂念80多岁终年有病的老爷爷。班主任看在眼里挂在心上,他发动学生,给飞鸿买衣服、买营养品,解决了生活上的困难;并与飞鸿谈心,使他重新给自己定位,认识未来。春去冬来,三年寒窗苦读,黎飞鸿以867分的优异成绩,考入了上海华东师范大学。

    消息瞬时传遍整个山村,众人都前来道贺,都想目睹一下村里有史以来的第一张大学通知书。茶余饭后,村人讨论的话题都是“飞鸿有能耐……”,这事成了为人父母教育子女的主要话题。

    手捧录取通知书,黎飞鸿热泪盈眶,家人也为此流下了激动的眼泪。全家人悲喜交集。喜的是家里出了本村本家族自古以来唯一的大学生,愁的是七千多元的书杂费,这对于一个农村贫困家庭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,难于上青天。目睹这样的情况,村里90多岁的黎点伯,召集全村的兄弟说:“我都九十多岁了,村里都未曾出过一个大学生,现在飞鸿有出息了,这是我们的骄傲,可是,他的家庭情况我们是知道的,我们怎么能够不让他继续读书呢?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,让他完成大学的学习……。”村长建议将村里的提留款的几百块钱拿出,众人无异议,还你一十,我一百地开始了集资,可是只有近二千元。叔叔提出了要将仅有的几间房子卖掉一部分,以此来筹集部分学杂费,可谁人能买得起?后来,家人将能卖的,都卖了,只凑得了近千元。还差四五千元钱,哪来呢?眼看着就要开学了,飞鸿及其家人焦急万分。不管怎样,哪怕是不去上学了,也应该告诉青云中学。彭校长得知了情况后,马上回复,说要想办法帮忙筹集五千元,好让飞鸿继续上大学。激动得流下了热泪的飞鸿立刻整理行李,开始了他去上海求学的征途。

    万里征途只是迈出了第一步,去到华东大学,学校从他的自传中知道了他是来自山里的贫困单亲家庭,同意他申请贷学金,解决书杂费用,而生活费等就全都靠努力学习换来的每年三四千元的奖学金来维持。

    天道酬勤。现在,黎飞鸿已经被学校推荐免试升读硕士学位。我们深信黎飞鸿会牢记党和人民的关怀,更不会忘记青云中学的恩情和期望,竭尽所能,报答所有关心、帮助他的人。

    黎飞鸿是我们家族的光荣,我们家族的光荣是青云中学给的。
作者:黎飞鸿的家长口述录音整理 责任编辑:sdqyzx 阅读13217/评论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