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之贞先生述略

    二十年代曾两任顺德县县长的周之贞先生是一位同盟会老会员。周先生又称苏群,字友云,晚号懒拙庐主。本县北滘人。少尝研学里塾,能深思。弱冠时即学商于南洋诸岛,从孙中山、康有为诸党人游。既而崇拜中山先生排满之论,不以保皇为然,毅然追随孙中山奔走革命。笔者是周先生创办的“顺德青云儿童教养院”的难童之一,蒙受教养有七八年之久,对于周先生的生平经历,略有所闻,现谨就所知撰文简介。

投身革命 英勇奋斗

    一九零五年,中国同盟会成立于东京,孙中山先生被举为总理。冬,新加坡同盟会也随即成立,周之贞先生与尤烈及参加黄花岗起义而殉难的诸烈士如罗仲霍、李文楷、徐统雄等四百余人注册中盟,是为南洋华侨革命运动之始。一九零九年,周先生复与党人谢心准编辑、发行《星洲晨报》(日报),罗培(七十二烈士之一)任记者,李文楷为印刷工人。革命党在马来半岛以该报为喉舌。其时,周、谢撰写了大量的社论和时评,张扬民族主义。惜以奖金不继,将周岁而罢。
    一九一零年,正月,广州新军起义,未成。十月,胡汉民、邓泽如奉中山、黄光和赵声之命,诸之新加坡,召集盟员开会于晚清园(晚清园是孙中山在南洋进行革命活动的重要基地),谋集巨资,拟在广州再举义旗,莅会捐资者有沈联芳、李孝章、周之贞等百余人,共得款三千余元,其中以沈氏所捐一千元为最巨,是即辛亥夏历三月二十九日,即公元一九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,以黄兴为首的同盟会会员在广州发动反对清政府的武装起义。周先生回国,与朱执信、罗仲霍、李文楷、何克夫和杨十等人均参与“先锋”(敢死队)行列,前仆后继,英勇奋战。其时,周先生负责攻打将军衙门,在刀光剑影中,旗兵、满将为之震慑。是役,以义军迫于猝发,计划未周,又复敌众我寡,归于失败,死难者为数不少,其中七十二人之英骸后来葬于黄花岗;迨后,黄兴、周之贞等人,伺机脱险,潜渡香岛和南洋各地,重整旗鼓,以待再举。
    是岁十月,李应生奉黄兴之命于广州筹设暗杀机关,谋炸广东水师提督兼巡防营统领李准。黄兴即电新加坡促周先生回粤助理其事。无奈李准为人奸狯,深居衙署。之贞先生即赴港向黄兴请示:“若李准久不出,张鸣歧、龙济光均可炸之与?”黄答:“可!”于是周之贞先生返省乃商之于李应生。一日,黄兴忽促周先生往港,告以“凤山将来”,命周“转以谋凤山”。凤山,满洲人,光绪间总统镇新军,以知兵自命,得补广州将军缺。周先生回省后就化名陈八,与李应生、李梦生和李芳等人,在仓前街九号开一店铺(名为成记号),佯作装修,择日开市。而周先生与李沛基、李湛三人分别将弹壳、炸药及各材料,依次运入店中,由李应生负责配造。九月四日,黄兴急电谓“凤山即晋省,早为预备!”果然,凤山一行,路经仓前,李沛基与周先生就在该店楼上联发“炸烈弹”二枚,凤山与其卫士多人被炸毙,其余的即仓皇奔遁,城中满官也成惊弓之鸟。借当时一片大乱之际,周先生与李沛基诸同志于人丛中从容脱险,潜伏香港,“再接再厉,鼓动风潮,造成时势,倾覆帝制”。不日适武昌起义成功。

督办军务 讨袁护法

    一九一一年,辛亥革命成功,广州光复,周先生奉孙中山、胡汉民之命到肇庆,督办肇阳罗水陆军务,整编广东西路巡防营管带兼云浮县守备李耀汉等部,建立“肇军”。一九一三年,李耀汉依倚袁党三水梁士诒兄弟,暗通声气,迎桂系龙济光入粤。龙入粤后,即委李任肇罗阳司令官,镇压革命党人,逐走周先生,并烧毁周先生在北滘的祖宅。周先生为督办时,待僚属则“赈之以急,赴之以难”,与部下同生共死;对顽敌则“诱之以声色货利,制之以不测之威”,诱降与打击兼济,颇有儒将风度。
    一九一三年,宋教仁安发生。周先生投入中山、黄兴领导的讨袁斗争中去。九月,南京被袁军张勋部攻破,“二次革命”失败。袁下令通辑中山、黄兴、廖仲恺和朱执信;周先生亦出亡海外。一九一四年,袁解散国会,设参政院。夏,朱执信奉中山之命往马来西亚之怡保,为讨袁筹款事;时,参加者有周先生、郑螺生、区慎初、邓泽如、李原水、朱赤霓和谢八尧等十人,同时摄影留念。是岁清明日,周先生有《偶忆黄花岗而赋》七绝一章,表达了对烈士缅怀之情,有句云:“清明侠骨凭谁吊(自注:袁世凯时龙济光在粤专织党狱),赋就新诗作纸钱!”随后,周先生自南洋麻坡归国,参加讨袁、护法诸役,“奔走大江南北、黄河两岸”。
    一九一五年,陈炯明借参加反袁斗争之机,组织粤军,拥兵自重,其背叛革命之野心已渐露。十二月,周先生上函孙中山先生,报告陈炯明在粤活动情形,提出“不可不先发制人”事,是月二十七日,孙中山先生批答周先生函云:“各事可听朱执信计划而行。”尔后,陈炯明果然叛变,并得到应有的可耻下场。

两任县长 未遂其志

    一九二一年五月五日,孙中山先生就任大总统职。十一月委任周之贞先生为顺德县县长;次年六月,陈炯明武装叛变,中山先生脱险退居上海,之贞先生亦于是岁七月去职,走沪上。在这短短的八个月任期中,周先生着力改造旧县治:如改建县府,扩辟马路,虽然拆城,劈山、填写河等项目尚未竣工,但城中面貌已焕然一新。一九二三年,驱逐陈炯明后,中山先生返粤,执行大元帅职权。九月,复委任周先生为顺德县县长;次年七月被邓雄(龙江人,字子杰)逐走,后仍居沪上。在这十人月的任期中,周先生继续改造县治的未竟工作,而更主要的还是怀周太史廷干(龙江人,字恪叔)等人,编修、筹篡《顺德县志》(续志)凡二十四卷,于一九二九年,在林鸿飞(揭阳人) 县任内才刊布。《续志》于中国近代史史料价值甚高,中国史学会主编的《第二次鸦片战争史》引文特多。

出亡海外 著诗绳奸

    一九二五年,孙中山先生病逝,政局多变,广东军政府改组为“国民政府”,汪、蒋执政,仲恺被刺,西山会议派扬言清除共产党分子,胡、许被逐。当时,频传周先生“有不利于政府”,故之贞先生与何克夫等人特离开广洲,奔赴上海。次年夏,先生复与李秋涵一行,转赴南洋,避地婆罗洲,尔后漫游欧美、日本,考察世界大势。这些年中,周先生诗作甚多。如:“天涯作客几经秋,又作春申江上游”、“天涯海角几经春,世没桃源可避秦”等诗句,都是他当时行历和心境的吟述。
“九.一八”事变后,周先生居无定所,出没于香港、广洲和上海各地。触目时艰,无可如何,一一草之于诗,以表其忧国忧民的情怀。一九三八年十月,倭陷羊城,周先生赋诗表意,诗云:“太息整军轻与敌,侈言率属赋同仇;伤心棉市成焦土,棋未输赢一局收。”既愤恨当局对敌的妥协、投降,又哀痛山河的蹂躏、破碎,泪痕点染于纸上。十二月,汉奸汪精卫离开重庆,发表电文,公开投降日本。一九四零年,汪更在南京成立伪“国民政府”并任主席。在此期间,之贞先生写了大量揭露、鞭挞傀儡登台和激励抗日军发气节的律诗,句如:“龙盘虎踞金陵下,羽换宫移木屐声”“莫解向仇师北面,偏甘投敌自南冠”“和亲自古非长策,合力更生不二门”“御敌河山山凭血染,绳奸朝野逐颜开”。真是高风亮节,义正辞严。

抢救难童 悉心教养


    一九四一年冬,日寇攻占香港,岭海地区遭遇尤惨,萑苻满地,民如蝼蚁,敌伪如狼,壮者逃荒,老幼饿莩。周先生悯乡邑之少小者受摧残,为乡梓保存“元气”计,逐偕同志廖平子等人创设“顺德青云儿童教养院”,潜入当时已成为 敌占区之顺德,抢救难童,前后凡八百多人,设址于广宁江谷的佛仔塘(山中名)。院名冠“青云”二字,以示不忘青云文学社年拔主办经费支持之义。周先生任院长以来,为筹措经费不,常常奔波于沙坪、曲江、四会等地。暇时,则驻足于江谷之院务办事处和儿教院中,指示工作。多年来,院中经济甚为拮据,崦周行先生对难童的一教一养,并未放松,到处劝捐“粮草”和书纸笔墨之费,其惨淡经营,直到解放后,人民政府接办易名“二中”而后止。再则,自一九四五年冬,日本投降后不久,迁院至陈村的“欧氏大宗祠”(即抗战前的乡师旧址)继续办理,至周先生逝世之前,院中经济尤为大窘,几有“断炊”之虞,周先生变卖了自己的家产,鼎力支撑下去。这段时间中,周先生也写了一些诗,表达了他不畏艰苦,寄希望于未来,如《咏红梅》即有“任彼风霜寒彻骨”、“赏余兴味尚油然”等句。其诗多刊布于《凤岭侨声》杂志。

爱国爱乡 虽死犹荣


    周先生曾应“旅港顺德联谊会”的邀请,莅会作讲演,有“旅港同乡,结成团体,以求发展,守望相助,外人凌侮,众为后盾”之论。演词全文,刊载于一九四七年九月二十日广州顺德同乡会主办的《顺德周刊》上。
    周先生自参加革命以来,并没有加入过“国民党”最后还是保持“同盟会会员”的称号。抗战爆发后,“国民政府”迁都重庆,拟委聘先生为“国府委员”,先生即断然拒绝。时人谓为“清高”。
    周先生晚年,时患咯血之病(最后是患鼻咽癌)。自一九四八年初,旅港就医日多,院中事务,常委托其同志梁德公(中山人)为之联络、关照。一九五0年初,周之贞先生病逝于香港湾仔山边台的寓所,时年六十有八。身后并无长物,丧仪甚简。旅港同乡、知名人士和学生(即难童)就以“不独子其子”五字作挽幛之语,表示深切的哀悼!之贞先生有《诗草》二册遗世。
    周先生有一子名鸿钧(已故),曾给我们上过课,教课甚严。先生有两孙,忘其名,听说留学外洋,现居美国。
作者:儿教院”校友(吴钧伯) 责任编辑:sdqyzx 阅读14573/评论0